舉重  在每天同一個時間去加州,看到的往往就是同一批會員。當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SCHEDULE,想必都是趕在上班之前來運動。  對這一批人有著一種無可奈何的熟悉,天天這樣,我發覺我和他們相處的時間遠遠超過和我的家人,只能說還好我不是終生設計裝潢會員,不然每天早上看到那幾個人;難道要看一輩子嗎?  為此周末不上班時我常常去離家較遠的另一家分店。  今天起了個大早,本來要理髮,店竟然沒開。先到吉野家吃了一肚子的肥肉和澱粉,才搭公車到台北車站。站前店早上一向人不多,還能選擇面膜自己想做的機器;甚至坐在器材上發一下呆也不至招人白眼。  我總覺得在一群不認識(或說不記得)我的人中比較自在些,不必顧慮穿了顏色和衣服不相襯的襪子;或是不自量力去舉太大的啞鈴。  以前最早我發現附近沒有旁人時,便會去偷用史密斯門租房子,知道這機器這麼搶手,以為自己很快就會變 成健美 先生。後來當然漸漸了解,練身體是怎麼一個過程。對於一些簡單的事,不用心急;而越無法在短時間內達成的事呢,那時才越是急得不得了,每天都去。  在倫敦的時候,有時會用他的舉重器材,就放九份民宿在臥室裡,房間不大,走過常會碰到那根桿子或踢到槓片。  躺在窄長的椅墊上,第一次試著往上舉,只覺得槓鈴不住搖晃,像整個天花板馬上要塌下來,把我砸死。撐了十幾二十秒,稍稍克服了那重量和緊張,才開始往上推。之後習慣了,只要他不在,我濾桶就會跑去做個二三十分鐘。  後來我就了解,我不是害怕那可能致命的搖晃,在加州時從來不去舉重,就是怕人家看,恐怕也是自卑感的一種。  想起多年以前,有一次加州來和淘兒合辦活動,他們的企宣給了我一張十天試用卡。那時去那裡的性質還是參租辦公室觀多於鍛鍊,即使也準備了像樣的背心短褲。有一天晚上在站前店,我正在走來走去,一個金頭髮的壯男突然走過來,大概看到全店只有我沒事做,說教我幫他扶。  我心裡浮起一個問號——扶什麼?  還是跟著他走過去了,心裡不但好奇,還有一點恐懼酒店兼職。  他半躺在機器上,抓著把手用力往前推出,我站在他的前面,微彎著腰,雙手托住兩側把手的底端。那時雖然對一切還不熟悉,也知道那機器使用不當的話一定很危險,不然為什麼要人扶呢?  我當下緊張萬分,緊抓住把手,身體不由得更加向前傾,賣房子右腳的膝蓋抵住他的下體,雙手像是要把把手搶過來。他露出氣急敗壞的表情,眼睛瞪大,一面向前推,一面從牙齒縫裡迸出一串字來︰  「你……不要……出……力……不然……我會……練……不……到……」  時隔數年,我已經忘記他的長相了,後來買屋有再碰到過 一兩 次,反正現在不記得了。  我在當晚其實根本沒有辦法看清楚他,是幾天後才有機會在更衣室裡,趁他沒注意時好好打量;他胸肌雖然也是大大的,但似乎並沒有一個完美的型。  我那時心想幸好只幫他扶了一次,不然就會是我的錯了。會場佈置
創作者介紹

詹瑞文

dg12dgcaj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